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列表

全球价值链可以“高攀”

作者:吴力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     发布日期:2016-11-29

      全球价值链重构无疑是当前全球经贸领域的热门话题。中国企业应当如何参与全球价值链?时下火热的跨国并购是企业加速布局全球价值链的捷径吗?政府层面又当如何帮助企业迈向全球价值链高端?近日,在第十届中国企业跨国投资研讨会暨中国(苏州)境外投资与服务高峰论坛上,不少政要和企业高管对此进行了探讨。

 

中企借道并购加速融入全球价值链

  “与跨境贸易和绿地投资相比,跨境并购正成为一种新的改造全球价值链的方式。这是一种最高效、最直接的方式,是全球价值链改造当中最活跃、最重要的一种力量。”晨哨集团首席执行官王云帆在会上如此表示。

  王云帆的判断基于一连串的数据。2015年,全球货物贸易增速下降13%,全球投资同比增长38%,其中跨境并购占跨境投资的36%。

  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境内投资者对全球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累计达8827.8亿元人民币(折合1342.2亿美元),同比增长53.7%。其中,中国企业实施海外并购项目的实际交易金额为674.4亿美元,占对外投资总额的比重超过50%。

  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副局长李勇表示,中企跨境并购呈现出三大特点:一是并购主体发生变化,地方企业和民营企业成为推动跨境并购的主体。二是投资并购活跃度高,预计今年中企并购金额还将继续增长。三是企业、金融集团、产业园区等抱团出海的格局正在加快形成。截至今年9月,中企在36个国家建立的合作园区达77家,累计投资233.9亿美元。

  王云帆认为,继2013年成为跨境并购元年、2015年成为跨境并购爆发年后,2016年跨境并购还将继续加速,进入成熟年,交易结构和方向都将发生重大变化。

  跨境并购为何如此火爆?李勇认为,跨境并购是一种双赢的市场行为,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不少被收购企业面临困境,海外企业可以通过并购帮助其摆脱困境,同时可以获得更多技术、人才和国际市场等机遇,是并购者和被并购者的双赢之举。此外,并购这种形式能够快速高效地完成资源整合和市场布局,实现企业快速发展,这也是受到投资者青睐的重要原因。

  “跨境并购可以加快中企融入全球价值链。”太盟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邱中伟表示,该公司在欧美的并购主要涉及制造业、消费和医疗服务业等领域,在南美、非洲、大洋洲则以资源为主,通过并购可以迅速获得技术、品牌、人才以及遍及全球的营销网络等,大大缩短企业融入全球的进程。

  “这一轮并购浪潮是由发展中国家引领的,有个特殊的状况,就是逆向并购。”王云帆认为,下游生产制造向上游品牌、研发的并购是这两年跨境并购的显著特点,这将加速整合和贯通全球价值链。

  海航资本集团有限公司就是从跨境并购中尝到甜头的一家企业。该公司首席运营官金川表示,海航由航空起家,通过并购逐步延伸到旅游、酒店乃至飞机租赁、航空保险、地面服务等,产业链正在向上游和周边逐步延伸,这些布局让海航在去年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的航空地面服务商之一。

  虽然跨境并购的前景虽诱人,但机遇与风险同在。邱中伟表示,中企真正“走出去”的时间并不长,而跨境并购需要面临比较陌生的法律体系、金融体系、产权制度乃至文化差异等,同时国际化人才也比较匮乏。

  不少专业机构表示,中企化解跨境并购风险应从三方面发力:一是做好尽职调查,对当地国情、项目、企业、合作伙伴以及自身战略等做全面细致的考量。二是要加强抱团出海,借助专业咨询机构、金融机构等,达成更可靠的并购交易。三是政府和商协会搭建信息、人才等平台,帮助企业更好地开展跨境并购。

答好价值链重构这道题

  2008年爆发于美国的次贷危机不仅引发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也加速了经济周期性调整,发达国家在重振制造业,发展中国家在加速产业升级,跨国企业在全球重新布局……全球价值链重构的机遇悄然而至。

  “价值链”概念最早由美国哈佛商学院的迈克尔·波特于1985年在其所著的《竞争优势》一书中提出。他认为,任何企业的价值链都是由一系列相互联系的创造价值活动构成,这些活动分为生产、销售等基本活动,以及包括人事、财务等在内的支持性活动。企业应当在能够创造价值的“战略环节”上发力,打造核心竞争优势。

  从全球角度来看,价值链调整是科技进步和经济格局变化带来的,有利于推动全球资源进行新的优化配置,实现全球经济格局再平衡。

  就眼下的中国企业而言,其有着太多的现实理由来回答好全球价值链重构这道题:一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加速融入全球,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不少中国企业在“引进来”和“走出去”中锻炼了筋骨,逐步具备布局全球的能力。二是长期以来,中国企业用勤劳和智慧铸就的“中国制造”金字招牌享誉全球,然而由于长期以加工贸易等方式参与全球合作,饱受低端价值链之苦,企业占领价值链上游的动力足。三是全球需求疲软使得订单萎缩,而国内综合成本上升,中国企业在夹缝中要靠提升价值链、增加利润闯出新路。四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境外企业资产大幅缩水,这是中国企业加速布局海外的良机。

  力高控股集团就是这样一家企业。该公司成立于1997年,主要从事箱包制造。“最初几年,我们一直在积累中缓慢发展,我们真正快速发展是从并购了欧洲一家世界著名的箱包品牌——海格林开始的。”该公司董事长陈晓军坦言,通过并购,企业从单纯的代工生产迅速拓展至品牌营销、设计、仓储物流等领域,这几年销售额和利润一直在增长,离上市的阶段性目标也越来越近。

  中企应当如何参与全球价值链重构?参与全球价值链重构,提升的不仅是企业在全球的竞争力,更是中国产业在全球的竞争力,也是推动“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和“中国创造”的深层动力。因此,参与全球价值链重构,政府、企业和商协会都要发力。

  企业层面,首先应当深入分析自身优劣势、目标、实力等,明白自身需要什么、如何借助全球价值链补上自身发展短板,实现企业发展目标,最后才是决定采取并购还是参股或战略合作等方式,巧用全球价值链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

  政府层面,需提供更多公共服务平台,为企业了解国际市场提供信息和资源等服务。这不仅能开拓企业的眼界,也为企业深度参与全球价值链提供更多实实在在的服务。比这更重要的是,密切国际合作,商谈经贸规则,为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保驾护航。

  当然,商协会和服务企业也应积极行动,为企业分析研判、信息需求、资金需求、资源整合、风险防控等提供支持,让企业蹄疾步稳地融入全球价值链。

用规则推进全球价值链重构

  英国宣布脱欧、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经贸政策不明朗、美联储加息“靴子”尚未落地、韩国政局不稳、发达国家经济复苏仍然乏力……不少企业用“风险”和“不确定”等字眼来形容当前全球形势,对“走出去”抱有迟疑甚至是否定的态度。在这种形势下,企业是否有必要进行对外投资?“走出去”的机遇又在哪里?

  “能够使资金增值,投资几乎是唯一的办法。投资能够使经济规模增加,也使我们的社会生活发生变化,人类几千年的文明进步少不了投资。有了跨国公司的投资全球化,才有人类在百年内的科技巨变和生产力高度发展,资本增值也将随之扩大。”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陈德铭用一段话肯定了跨国投资的必要性。

  面对过去跨境投资和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南北差距拉大和贫富差距扩大等问题,陈德铭表示,除了应当更加强调有效投资,在推动投资者受益的同时改善更多人的生活,还应当强调跨境投资的规则,用规则来推进全球价值链重构,让更加公平的投资规则益及更多民生。

  陈德铭表示,目前,投资可以分为私营投资和公共投资、绿地投资和企业并购等类别,每一类投资都会遇到不同的规则和风险。现在全球有3000多个多双边投资规则,这些碎片化的规则产生的“意大利面条碗效应”是全球投资的不利因素。

  为什么投资规则的制定如此重要?陈德铭强调,经济的全球化在当前遇到了一些挫折,但它还会继续发展。推动经济全球化的最重要的力量是跨国公司和他们的投资。当前,围绕全球价值链展开的投资方兴未艾,而且还将是全球投资的未来发展趋势,甚至每个企业在投资时都应当考虑自身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顺应价值链的投资需要更加稳定和可预期的投资环境,当然离不开投资规则。

  “需要一个多边投资规则,让东道国和投资者都能保护自己,民可以告官,而且有‘牙齿’对不遵守规则的行为进行制裁。”陈德铭表示,虽然新兴市场国家和发达国家发展差异大,但在规则上有比较求同存异的看法,达成一个全球性投资规则的愿望具备实现的基础。

  其实,在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召开期间,《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作为多边首份关于投资政策的纲领性文件已经获批,其中九大指导原则正成为照亮全球投资航程的明灯。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构建多边乃至全球投资规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陈德铭主张逐步构建一个“有牙齿的多边投资规则”,这样才能让跨国投资和全球价值链重构更加有保障。

  对于当前的跨境投资,陈德铭建议,一是积极推进多双边投资协定(BIT)的达成,可以从加快中美BIT、中欧BIT等谈判入手,保护当前已经如火如荼的跨境投资。二是作为东道国,要为投资者制定良好的依法依规的优惠政策。三是多建立跨境经济技术合作区等相对稳定的平台,企业投资时要多了解目的地法律法规、政策、文化背景等,跨境并购要胆大、心细、步稳,著名的民族品牌可以先从参股开始合作。


技术支持:北京国信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5 推绿 www.twigreen.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津ICP备13005620号-6